•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新闻中心启用 机器人为记者提供交互服务 2019-07-17
  • 男子抢劫杀人为“找钱”创业 司机装死逃命 2019-07-16
  • 国际刑事法院宣布刚果(金)前副总统已被临时释放 2019-07-16
  • 猪的逻辑是没问题的,鉴定完毕 2019-07-15
  • [雷人]蠢货!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关联的资源不一样,价值也不一样。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咱的在北上广深,你的在边远山区,你干么? 2019-07-11
  • 北京学习十九大精神--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7-04
  • 只有流氓,才离开自己的主题而去歪想了! 2019-07-01
  • (受权发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任命名单 2019-06-29
  • 重释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三个视角 2019-06-28
  • “5·15”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 2019-06-28
  • 男子新婚后妻子失踪 报案发现妻子结过7次婚有3娃 2019-06-28
  • 中国遥感卫星地面站成功接收高分六号卫星数据 2019-06-27
  • 意大利高山牧羊排队爬雪山 景象壮观 2019-06-27
  • 香港与法国波尔多签订谅解备忘录 加强美酒佳肴旅游合作 2019-06-26
  • 瞩望上海合作组织青岛之约(钟声) 2019-06-25
  •     “轰隆”一声,“太虚?!彼布浯蛟诹飞?,金龙也被砸的怪叫一声,随后就向祁宏冲了过去,祁宏一怔,不退反进,立即就向金龙冲了过去。?燃?文小?说?  ?? w?w?w?.?r?a n?wenA`com

        此时,“清心宗”与“梵音宗”的弟子都已经打斗起来,修士们也已经反映过来,纷纷再次向金龙冲了过去,苍穹之下,一道道凄惨的声音不断传出。~

        “红羽峰”上,枫树林中,妍瑶的茅屋依旧在此,但此时的茅屋,房门已经大开,里面的清韵已经不知所踪。

        苍穹之下,一道粉红色的光芒正在向“龙首峰”飞去,光芒之中的女子正是清韵。清韵看起来依旧那么的温柔可人,虽然长得不是很好看,但身上的气质却格外的吸引人。清韵为何突然出关?清韵本就知道与刘启不可能,只能是梦一场而已,但自己依旧需要生活下去,闭关期间,想着彭飞羽的种种事情,不可否认他确实是个好人,又喜欢自己,倘若彭飞羽不嫌弃自己,那清韵就要…

        不多时,清韵已经来到“龙首峰”上,山涧小路上,依旧是那么的幽静,但峰顶却传出阵阵的响声,清韵不知道为何如此,但却立即加快脚步跑了出去,还以为有人来袭击“龙首峰”呢。

        不到片刻,清韵已经跑到峰顶,清韵看着满院子的树木,以及正在院子内绣花的上官汐柔,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忽然间,清韵吃惊的看着远处,只见上官泓元举着一颗树木走了回来,但让清韵吃惊的是,三丈高的树木,上官泓元居然没使用法力,清韵如何不惊?

        此时,阮莹玉在厨房内走了出来,当看见清韵时,全身一震,清韵不是完壁之身,如何能隐瞒得住阮莹玉?但阮莹玉却疑惑起来,不知道何人与清韵行房了。

        刘启本就没有说与清韵结实,俩人上次也在不久前,随后刘启就与众人在一起,然后又进入蛮荒,阮莹玉如何能想到是刘启?

        上官汐柔停下手中的活计,笑盈盈的喊道:“清韵师姐,你怎么来了?找大师兄么?”

        阮莹玉此时也已经清醒,说道:“清韵,过来,我与你说些话?!比钣ㄓ裢6僖幌?,道:“汐柔,好好绣衣裳,不准来此偷听?!?br />
        上官汐柔嗔道:“娘,我何时偷听过?!?br />
        清韵此时走了过去,小家碧玉的气质,不算高的身材,但却很婀娜,道:“师叔,彭师兄在么?”

        阮莹玉平静的看着清韵,道:“说吧,是谁?”

        清韵一怔,疑惑的问道:“师叔,你说什么呢?”

        阮莹玉气道:“还装?你不是完壁之身了,还想骗我?是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莫不是老大?”

        清韵无言,只是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衣角。

        阮莹玉如何不气,对着上官汐柔喊道:“汐柔,把你大师兄喊来?!?br />
        清韵一怔,立即摇头说道:“师叔,不…”

        阮莹玉气道:“还什么不是?你都这样了,还替他掩饰?”

        此时,上官汐柔疑惑起来,不知道娘找大师兄干什么,但依旧放下手中毫无进展的衣裳,去后山寻找彭飞羽。后山之中,众人都**着上身,拿着一柄斧子,正在用力的劈着树干,十九个孩子同样如此,只不过他们用的是缩小版的斧子。

        上官汐柔火红色的身影不多时就跑到后山边缘,上官汐柔喊道:“大师兄,清韵师姐来了,我娘找你,她好像很生气一样?!?br />
        彭飞羽一怔,停下手中的活计,问道:“怎么了?师娘生气了?”彭飞羽停顿一下,道:“你们谁又惹师娘生气了?”

        子白眼一翻,用力的舞动一下斧子,道:“你没听见么,清韵来了,师傅、师娘离开的时候,你天天晚上去找清韵,莫不是…”

        房水酉擦了擦汗水,在地面上拿起酒坛喝了一口,道:“莫不是清韵来此告状,因为…”

        萧穹眨了眨自己的小眼睛,道:“因为有喜了?”

        彭飞羽一直红着脸看着几人,最后怒道:“别乱说?!?br />
        上官汐柔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憨厚的大师兄会做出如此事情,喊道:“师兄,真的么?你居然如此,难怪娘要生气了,就算你修炼再忙,你也应该去看看她阿?!?br />
        上官泓元此时走了回来,拍着上官汐柔的脑袋,问道:“看谁阿?”

        上官汐柔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嗔道:“爹,你吓我一跳,是大师兄与清韵师姐同房了,师姐有喜了,来找我娘告状来了?!?br />
        上官泓元一怔,犹如寒冰般的声音问道:“谁告诉你的?”

        上官汐柔指了指子三人,道:“师兄们说的?!?br />
        彭飞羽看见上官泓元生气,立即解释道:“师傅,你别听他们乱说,您离开的那些时间,我确实去找过清韵,但我连她手都没碰过,哪会像他们说的一样?!?br />
        房水酉尴尬的说道:“师傅,我们与师兄开玩笑呢,真不是真的?!?br />
        上官泓元怒道:“你既然做了,还不承认!”

        说完以后,身体一晃就向彭飞羽冲去,此时的上官泓元可与以前不同,不论是身体的强悍程度,还是身体的爆发力,早已超越以前数十倍。彭飞羽还没反映过来,上官泓元已经来到彭飞羽的面前,“啪”的一声,一巴掌就打在彭飞羽的脸上,彭飞羽的身体立即飞了出去。

        上官泓元如何不怒?六个徒弟,俩个如此,这个更不堪,做了居然还不敢承认,哪怕你承认也好,上官泓元也不会生气。彭飞羽如何不委屈,自己也很久没见清韵了,哪能像他们说的一样,现在可好,无缘无故的挨打。

        房水酉、子、萧穹瞬间拉住上官泓元,子解释道:“师傅,你真打阿,我们真是瞎说的?!?br />
        彭飞羽倒在地面上,喷出一口血水。

        上官汐柔喊道:“师兄,快去找娘阿,爹真生气了?!?br />
        彭飞羽立即就向院子内跑去,边跑边喊道:“师娘,救命阿?!?br />
        上官泓元一跺脚,三人“哎呦”一声,纷纷飞了出去。上官泓元怒道:“等我收拾完他,再来收拾你们?!彼低暌院?,就追了过去。

        三人趴在地面上,相互看了看,三人互指着对方,齐声道:“瞧你这张贱嘴?!彼低暌院?,三人就快速的向院子内跑去。上官汐柔一跺脚,招呼着十九个孩子就往院子内跑去。

        不多时,彭飞羽已经跑回院子内,边跑边喊道:“师娘,救命阿,师傅,我真冤枉的阿?!?br />
        阮莹玉看见事实就在眼前,彭飞羽还不承认,那不就是不想负责么,如何不怒?白嫩的手掌一挥,彭飞羽“哎呦”一声,立即就被压在地面上。

        上官泓元此时也跑了回来,看见彭飞羽被压在地面上,怒道:“我如何教你们的,男子要敢作敢当,既然做了,你还不承认,莫非你想不负责?”

        彭飞羽委屈的都要自杀了,自己招惹哪路煞星了,居然会如此,彭飞羽喊道:“师傅,我没做,你让我承认什么阿?!?br />
        清韵哪里能知道,自己来此会有如此事?看见彭飞羽被打倒在地,立即冲了出去,道:“师叔,不是他,您别打他了?!?br />
        子三人已经跑了回来,拉着上官泓元,三人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但看见清韵时,立即不知道如何说了。清韵不是完壁之身,三人如何不知道?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三人如何劝?

        上官泓元怒道:“看看,看看你身边的清韵,你还说什么?!?br />
        彭飞羽一怔,看着身边流泪的清韵同样是一怔,彭飞羽不知道清韵如何了,但显然是吃惊的很。

        清韵摇着头,流着眼泪说道:“师叔,真不是他,真的不是他,你不要打他了?!?br />
        彭飞羽虽然不知道如何了,内心也很难过,但也知道女儿家的名节最重要,自己喜欢清韵,不可能因为清韵不是完壁就放弃他。彭飞羽阻止清韵的话,道:“师傅,是我?!?br />
        清韵流着眼泪,看着趴在地面上的彭飞羽,道:“为什么!你为什么…”

        彭飞羽喝道:“别说了,师傅,事情是我做的,要打要杀你看着办吧?!?br />
        上官泓元的神情缓和了下来,道:“嗯,承认就好,既然敢做,就要承认,说说吧,你准备如何?”

        彭飞羽一怔,疑惑的问道:“师傅,你不杀我?”

        上官泓元白眼一翻,道:“我杀你干什么?我是在教导你。说吧,你们准备如何?莫不是你准备不负责?”

        彭飞羽脸色稍微红了起来,道:“师妹要是同意,嗯…”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清韵流着眼泪,道:“师叔,你能让我单独与他说话么?”

        上官泓元挥了挥手,道:“都去干活,修炼不能停止下来?!?br />
        说完以后,带着众人就离开了,上官汐柔才刚回来而已,哪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但依旧被阮莹玉给拉走了。

        清韵看着趴在地面上的彭飞羽,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承认?”

        彭飞羽看着泪流满面的清韵,道:“因为我爱你,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br />
        清韵一怔,迟疑一下问道:“你不嫌弃我?你不想知道是谁么?”

        彭飞羽平静的摇了摇头,道:“我爱的是你,不会因别的原因而改变,以后如何我不能保证,但倘若我对你不好,或有嫌弃你的意思,你可以自己离开,纵然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还手的?!?br />
        清韵犹如崩溃了一样,扑在彭飞羽的身体上就哭了起来?!班А钡囊幌?,彭飞羽的脸色瞬间红了起来,两个颤抖的双手,也忽上忽下起来,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抱住清韵。清韵如何不难过?清韵确实爱着刘启,但清韵知道,与刘启的事情不可说出,不然俩师兄、弟都无法相处,但清韵却感觉更对不起彭飞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院落之中,众人已经穿上了衣服,上官泓元老神在在的坐在摇椅上,手中的紫砂壶不断的往嘴中送去。阮莹玉玉坐在上官泓元的身边,但手中却多出一件火红的嫁衣,上官汐柔等人站在俩人的身后,笑吟吟的看着跪在地面上的彭飞羽与清韵。

        彭飞羽脸色稍红的问道:“师傅,您到底答应不答应阿,您到是说话阿?”

        上官泓元无奈的看着彭飞羽,道:“说你傻,你还真不聪明,清韵是红羽峰的人,我同意有个屁用?当然得她师傅同意才可?!?br />
        彭飞羽吃惊的说道:“师傅,您说过的阿,我当首座你去帮我提亲的,现在你要反悔?”

        上官泓元气道:“放屁,我岂会反悔?但提亲也有两个结果,一个是同意,一个是拒绝?!?br />
        彭飞羽傻了,他哪想到自己师傅如此卑鄙?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说才好。

        上官汐柔等人哈哈的笑了出来,笑的众人眼泪都要流了出来,纷纷指着傻模傻样的彭飞羽说不出话来。忽然间,众人一怔,只见一道光芒快速的冲了过来,一身道袍难掩高雅的气质,冰冷的眼神掩盖不住脱俗的容貌,来人正是道沁。清韵离开道沁如何不知,自然要来此寻找了。

        阮莹玉柔美、端庄的脸庞嫣然一笑,道:“师姐,你来了,就等你呢?!?br />
        上官汐柔等人一起喊道:“师叔?!?br />
        道沁冷冷的说道:“哼,你们真会教徒弟阿,是否这三个也要在我红羽峰找?”

        清韵跪在地面上,道:“师傅…”

        子一怔,瞬间瞪大了眼睛,道:“师叔,可以么?”

        彭飞羽尴尬的不知道如何说,结结巴巴的说道:“师…叔,我与清韵是真心相爱的?!?br />
        上官泓元气道:“说你傻,你还真就不聪明?!?br />
        阮莹玉笑盈盈的说道:“要改口了?!?br />
        彭飞羽吃惊的说道:“师娘,师叔同意了阿?”

        清韵的脸庞有几分羞涩,低着头,没有说什么。

        上官汐柔笑嘻嘻的说道:“你真傻,怪不得我爹骂你,师叔这么好的人,岂会不同意?”

        阮莹玉把手中的衣裳递给清韵,道:“我们修道之人不讲究俗理,穿上衣裳,磕几个头就好?!?br />
        上官泓元道:“你们今后就是夫妻了,老大为龙首峰的首座,日后你要多辅佐他一些,老大,日后要多疼爱清韵,不可欺负她?!?br />
        彭飞羽呵呵傻笑起来。

        清韵接过嫁衣,看向道沁,轻声说道:“师傅?!?br />
        道沁叹息一声,道:“去吧,从今以后,你就是龙首峰的人了,无事时多回去看看?!?br />
        清韵流着眼泪,跪在地面上给道沁磕头。夜幕降临,彭飞羽的房间内,布满红色的绸缎,俩人坐在床边,彭飞羽颤抖着双手,慢慢的脱着清韵的衣裳,随后,房间内传出一阵阵娇喘声,新婚之夜,就此度过。~
  •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新闻中心启用 机器人为记者提供交互服务 2019-07-17
  • 男子抢劫杀人为“找钱”创业 司机装死逃命 2019-07-16
  • 国际刑事法院宣布刚果(金)前副总统已被临时释放 2019-07-16
  • 猪的逻辑是没问题的,鉴定完毕 2019-07-15
  • [雷人]蠢货!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关联的资源不一样,价值也不一样。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咱的在北上广深,你的在边远山区,你干么? 2019-07-11
  • 北京学习十九大精神--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7-04
  • 只有流氓,才离开自己的主题而去歪想了! 2019-07-01
  • (受权发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任命名单 2019-06-29
  • 重释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三个视角 2019-06-28
  • “5·15”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 2019-06-28
  • 男子新婚后妻子失踪 报案发现妻子结过7次婚有3娃 2019-06-28
  • 中国遥感卫星地面站成功接收高分六号卫星数据 2019-06-27
  • 意大利高山牧羊排队爬雪山 景象壮观 2019-06-27
  • 香港与法国波尔多签订谅解备忘录 加强美酒佳肴旅游合作 2019-06-26
  • 瞩望上海合作组织青岛之约(钟声) 2019-06-25
  • 北京pk10改单软件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特码资料 3d投注技巧及试机号口诀 诈金花技巧教学图解 七星彩开奖直播竟彩网 福利彩票26选5开奖结果 北京单场中国足彩网 一头一尾中特期期准 36选7开奖时间 王中王一肖中特论坛年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渝西客服 娱乐场所经营总结 快乐10分钟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