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手机版)--各地新闻--人民网 2019-06-18
  • 已下架!谷歌最强安卓平板PixelC突然停售 2019-06-17
  • 从宪法惯例到制定法:英国议会审查条约的法定化发展(下) 2019-06-16
  • 调解员自创“平安小剧本” 2019-06-14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6-14
  • 交通运输业、除去货运、客运也都是人满为患吃大锅饭的状态。裁员也会是惊人的。所以中国劳动力不是太少、而是都不仅在位置上。国有企事业单位冗员严重。数量惊人。 2019-06-06
  • 切切切,端午节安康! 2019-06-01
  • OPPO Find X:曲面全景屏,史无前例的屏占比 2019-06-0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5-27
  • 北京公园改造将引入无性别厕所--旅游频道 2019-05-27
  • 统一标尺严把关口 防止留置权滥用 2019-05-25
  • 葭芷老街: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世界小姐张梓琳练功晒逆天长腿 被调侃心疼屋顶 2019-05-20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9-05-13
  • 小米笔记本Air上新 四核增强版售价5399 2019-05-12
  • 海南4 1规则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实验室中的怪物
        ?0?2方荡淡淡的问道:“你觉得我应该出手么?”

        ?0?2陈杀愣了一下,随后摇头道:“师父,我不知道,你总是告诉我,选择自己心中所限的路,做自己心中想做的事,不要为外物诱导迷惑,所以,我认为我怎么想都不重要,关键是师父你怎么想?你究竟想不想出手?”?0?2方荡淡淡的问道:“你觉得我应该出手么?”

        ?0?2陈杀愣了一下,随后摇头道:“师父,我不知道,你总是告诉我,选择自己心中所限的路,做自己心中想做的事,不要为外物诱导迷惑,所以,我认为我怎么想都不重要,关键是师父你怎么想?你究竟想不想出手?”

        防弹闻言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你这小崽子,倒是用我的话来对付起我来了。? 火然?文? ??? w?w?w?.?r?a?n w?e?na?`c?om?m”

        说着,方荡目光望向那互相四射的兽化兵,眉头微微皱起,开口道:“我心中所想?”

        方荡随即一笑道:“好吧,先救了你爹再说吧!那家伙搞得这里乌烟瘴气的?!?br />
        方荡说完身形陡然升起, 随即朝着那一团已经涨大到了五米多高的血球飞去。

        其实,就方荡而言,他本人性子极冷,只对自己的身边人的生死存亡很在乎,对于别人并不太在意,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帮助一下别人。

        即便司马没有之前的小动作,方荡其实也已经打定主意要出手,他若没有出手的心思,根本就不会去见那三个兽化兵,并尝试着动手逆转他们。

        那巨大的血球之中的陈屠似乎感知到了方荡的到来,立时如临大敌般猛的收缩,散逸出去的血色雾气也瞬间被收回,原本氤氲开来,占地近千米的翻滚血气,此时仿若受惊的线虫一样,瞬间收缩在一起,弯曲成一团。

        方荡面容冷漠,浮空于血球之上,缓缓开口道:“陈屠,还醒着么?”

        陈屠没有回话,方荡倒也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陈屠此时必然是已经彻底陷入了嗜杀的错乱之中,要不然周围的那些兽化兵也不会受到这么强大的影响。

        方荡猛吸一口气,四周的云气都被方荡吸入口中,这一口气,简直就像是将天空都给吸进了口中。

        远处的在建筑中的环战士们都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微微前倾,似乎随时都要被吸过去般。

        方荡猛的张口一喷,轰的一声,喷出的却不是普通的空气,而是一股清凌凌的光气,这道光气如云团镇压下来,何止囊括了身下的数千狂躁的兽化兵?

        而是将在这里的数万兽化兵全部囊括其中。

        这青色光气一触碰到兽化兵,兽化兵们就发出一声声的爆吼痛呼。

        太痛的,太痛了!

        看似无害的光气,好似一把把的铁刷子在刷洗他们的皮肉,刷洗他们的内脏,他们身上的鳞片,身上的羽毛此时漫天乱飞。

        每一个兽化兵都化为一个血团,鲜血四溢,流淌不休。

        在这光气之中,陈凡也感到巨大的压力,陈凡此时已经卸去了身上一半的束神甲,将自己一半的力量施展出来,他不能全部爆发,因为一旦将力量耗空,他就将被活活饿死。

        他更像是一个能源体,靠着大量的能源来维持自己的存在,一旦能源消失,他也就消失无踪。

        好在方荡吐出的着一道青光并无针对他的意思,所以他只是感到难受,倒也不至于被逼迫得完全卸下束神甲!

        陈凡目光扫向四周,惊讶的发现这些兽化兵的身形正在逐渐的缩小,每一个兽化兵身上都有血肉鳞甲跌落,羽毛鳞片飞舞,这些兽化兵痛苦无比,发出的惨嚎声,震耳欲聋!

        方荡究竟做了什么?

        远处环世界中,雄海大将惊诧的瞪着眼睛,此时来到他身边的司马、眼睛兴奋地血红一片,欢呼道:“这个家伙要是成功了,这些兽化兵都将逆转成人!”

        “什么?”

        周围的环世界高层一个个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望向司马。

        司马笑道:“我真没想到,方荡这么强,我以为他一次可以逆转一两个兽化兵,我之前还在盘算着逆转兽化兵是一个非常非常庞大的工程,需要耗费不知道多少时间多少力量,甚至,我都想好了,过一段时间叫我儿子去跟方荡套套近乎,我死了之后,我儿子继续我的事业,继续逆转兽化兵,现在看来,我他妈的想得太多了??!”

        司马骂了一声娘,这使得雄海大将都不由得无语,这家伙一向斯斯文文,如同一个斯文禽兽,但骂人的话还真是很少说出口。

        “我之前最担心的是方荡不愿意出手,现在看来,也是多虑了!”

        “从今天开始,方荡,就是我们人类的救星!”

        司马高声大喝,随即低声对雄海大将道:“一定得把方荡拉拢住,将他捆在咱们身上,叫他为人类出力,我和这些修仙者打过太久的交道了,这帮家伙,一向行事随心所欲,别看他此时出手,但未必过一段时间后还会继续出手,一会不管他逆转这些兽化兵成不成功,咱们都将他当成是祖宗一样供起来,咱们即便没有他想要的东西,但拍马屁咱们还不会么?总之要叫他感到不出手帮我们都不好意思!”

        雄海大将深深地看了司马一眼,他以前还真没看出来,这个家伙的心思可是一点都不单纯!以后还是得叫他继续研究东西去,不然,这一肚子坏水没地方用,就要弄出乱子来。

        见雄海大将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司马这才兴奋地望向方荡那边。

        此时受到最大冲击得其实还真不是那些兽化兵,而是方荡身下的那个被血团包裹的陈屠。

        此时陈屠在血团之中发出一声声闷吼。

        青色的光芒在血团周围化为一把把的青色长剑,不断的搅动血团,每一剑斩下,血团就被切割下一片,但那把青色的长剑也瞬间被染红,激荡着朝着其他的青色短剑刺去,但这些沾染了血气,疯魔了的长剑随即被方荡迸碎。

        青色长剑,宛若一道道的浪潮,不断的冲击着巨大的血球。

        血球由原本的五六米高,逐渐缩小到了三四米,两三米。

        慢慢的陈屠若隐若现的浮现在血球之中。

        原本浓郁无比的宛若墙壁一般厚实的血球此时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

        但此时一看到陈屠的样子,方荡都感到意外,陈杀更是惊呼出声。

        就见陈屠此时背后生出漆黑的双翼,额头上更是生出两根血红的尖角。

        一张面容更是狞厉无比,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的模样,看上去,就是一个正在被血茧孕育的崭新生命。

        方荡眉头微微一皱,看向环世界之中的司马,冷哼一声道:“你们搞出来的怪物!”

        司马此时已经戴上了一个头盔,头盔上有望远系统,能够将方荡此时的情形收入眼中,他也看到了那血茧包裹的怪物,心中不由得一阵忌惮。

        幸好方荡在这里,如果方荡不在这,那么万一某一天陈屠暴走,汲取了无数鲜血开始孵化进化,那么他们将会如何?

        情况会糟糕到无法控制的地步。

        方荡此时脑后猛然亮起十二道轮盘,无穷光芒绽放在天地之间,在宙宇之中,都能够看到地球上亮起了一道小小的光斑。

        正在监视着郑先还有赵飞两个的小和尚法灭不由得双目微微张开,眉头皱起,传音千万里问道:“道莲,什么情况?”

        道莲此时正在道池中休息,并不知晓环世界发生的事情。

        道莲道:“不知,但感受到了佛家的澎湃之力,你们佛家又有佛子现世了?”

        法灭摇头道:“我距离太远,感受不到,有时间的话,你去看看!”

        道莲却冷哼一声道:“没时间!”

        法灭微微皱眉道:“你掌管时间齿轮,天底下没有谁比你更有时间了!”

        道莲冷声拒绝,随即屏蔽了法灭。

        “道莲,我感到佛家又有佛子现世,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此时一位老者放下手中的一本水晶般的书本,眉头微皱着说道。在老人周围,是一片断壁残垣,这里原本是象征着道家道统的大殿,随着上次道莲出世,就一起崩灭,化为现在的一片残垣。

        唯有一汪碧色池水,在这废墟之中,莹莹而立。

        道莲此时泡在这一汪清泉之中,这便是当初孕养道莲的道池。

        此时的道莲化为一朵洁白的莲花,花蕊粉嫩,娇娆可人。

        “刚刚法灭那家伙还要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我却不愿意搀和佛家的事情,他们佛家自己的事情自然是自己去处理?!?br />
        老者点了点头道:“这道池的池水快要干涸了,你现在确实没有时间再去做别的事情!”

        道莲晃动了一下莲叶,一个小姑娘出现在莲叶上,正是道莲,小姑娘从莲叶上跃起,落在老者身旁,只有拇指大小,看上去相当的可爱。

        道莲望着老者道:“师父,道池干涸,你这道神念也将彻底消散,你们还会回来么?”

        老者微微摇头,语气温和的道:“不会了,太清正道殿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个新的道场,地球已经彻底枯竭了??銮夷闳粢孀奔?,我们也不会继续呆在这个空间之中,不然,我们也会被逆转。我可不想杂再活一次,太累了!”

        道莲想了想道:“我若逆转了时间,将一切重来,还能找到你们么?”

        老者一笑道:“想来是找不到了,我们抹去了自己在这个时间维度上的一切信息,不然,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另外一个我出现在我的面前,到那个时候,你说我该怎么办?”

        道莲点了点头随即抬头望向满天星辰,“师父,你们走了,那些和尚按理说也该走了??!怎么还有新人出世?”

        老者微微摇头道:“天下光头的心思最歹毒,他们的想法我琢磨数千年也没有琢磨明白,后来我也想明白了,我不是秃子干嘛要去了解秃子的想法?你也不必多想他们的事情,那帮老家伙不念情的,他们其实早就已经走了,佛偈山小极乐,本就不在我们这个时间空间维度上,现在留下来的都已经不是真身了。那度灭和灭尽两个不过是佛家留下的一颗种子罢了,他自己都被蒙在鼓里?!?br />
        此时道池微微摇晃了一下,水花荡漾,水位忽然下降了一寸。

        道莲看了一眼,随后继续问道:“师父,那佛光或许是那个叫做方荡的家伙释放出来的?!?br />
        老者身形微微迟滞了一下,随后化为无数竖线消失无踪。

        道莲看了一眼暗淡下来的水晶书,微微一叹,时间到了??!

        道莲蹦回莲花上,微微一晃消失在莲花花瓣中。

        漫天星斗之下莲花轻轻摇曳。

        似乎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伤感……

        ……

        眼瞅着血茧就要被彻底剥离,血茧之中的陈屠此时越发变得可怖起来,双目之中绽放出血红色的光芒,低沉愤怒的嘶吼着,警告着方荡。

        方荡双目微微一眯,陈屠的状态比方荡预想的还要糟糕一些。

        方荡不怕陈屠很强大,方荡怕的是陈屠的意识已经被彻底泯灭,即便是他这样的纪元境界的存在,也不可能从无到有重塑陈屠的记忆。

        记忆是无数岁月累积下来的积淀,一旦消失,就彻底无踪,再也找不回来。

        这是生命最后的尊严,即便是纪元境界的存在,在这生命的尊严面前,也不可能从无到有的复生任何一个存在。

        此时数万兽化兵已经全部倒地,大地被鲜血染红,一个个兽化兵已经变成了人的大小,他们蜷缩着,颤抖着,被鲜血和破碎的毛羽鳞甲包裹着。

        他们的眼神惶恐,茫然,许多的兽化兵都在回忆,回忆他们曾经拥有的已经有些陌生的记忆。

        此时,方荡脑后十二道光轮的光芒照射过来,这些褪去了兽皮的兽化兵们眼神之中一片金光闪烁。

        很快,这些‘人’的眼神变了,变得安详,变得温暖,没了残暴,没了惊慌,也没了茫然。

        对于这些兽化兵,这金光充满了安详喜乐叫所有的兽化兵都陷入祥和温暖之中,但这些金光对包裹陈屠的血茧,却化为一道道的金色利剑,密集如雨,刺得血茧啪啪作响,血茧仅仅维持了一秒的时间,就被刺破,嘭的一声巨响,血茧炸开,内中的陈屠猛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这声音已经不是人的声音了,低沉嘶哑,充满了嗜血的怒意还有痛苦的悲鸣。

        方荡眉头皱起,陈屠现在不光外表甚至连动作都已经不是人的状态了。

        就见陈屠一边狂奔,身躯一边崩解成一颗颗的血滴,双腿迈出去的时候,是一串血液喷出,陈屠的整个身躯都血液化,当血液落地的时候,则重新凝聚成一只脚,那一串的血液猛的压缩在一起重新构成了陈屠的身躯,陈屠再迈步,又是一道血液溅射出去。

        这样的陈屠一步一公里,不断的将自己喷射出去。

        远处的陈杀看到这一幕,神情变得茫然而复杂,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如果陈屠是因为他垂死才丧失了心智的话,那么,他加入战斗,非但没有救了陈屠,反倒将陈屠逼上了绝路。

        那么他加入战斗,究竟是对还是错?

        是他害了陈屠?

        要是这样的话,他怎么和娘交代?

        陈杀觉得自己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之前他就受到了陈屠的影响,心中杀念丛生,但被方荡压制下去,此时的他,心中再次变得搅乱起来。

        陈屠的速度再快,依旧不可能超过方荡。

        方荡其实从始至终并未做什么事情,方荡此时依旧站在虚空之中,脑后光轮宛若太阳一般,绽放一道道的金芒,这些金芒追逐着陈屠,转眼就覆盖在陈屠身上。

        这一次金芒不再是利剑,而变成了一只只金色的大手,虚空而降,抓住陈屠的身躯,但陈屠的身躯一被金色的大手抓住,便立即崩解成血水,从金色的大手之中滑落。

        不过,金色的大手抓了几次没有抓住陈屠的身躯后,自身也开始变化,绽放出一道道的金芒的光芒,这些光芒充满了粘力,抓住了陈屠的身躯后,即便陈屠的身躯迸碎成为血水,也已经被黏在了金色的大手上。

        虽然依旧还有逸走的血水,但金色的大手没抓一次,就粘了一手血水。

        数百只大手,不断抓摄,陈屠的身躯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小,最终,最后一滴鲜血都被金色大手一把抓住,至此陈屠被方荡的金色大手完全收摄。

        其实如果方荡想要击杀陈屠,将会非常简单,要想活捉陈屠,这才废了一些手脚。

        数百只金色大手飞会了方荡身边。

        这些金色大手上,鲜红的血液不住的颤抖,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嘶吼,每一滴血液都在嘶吼着,汇聚成了一道音浪滚滚而来。

        笼罩了真个环世界,还有偌大一片天地。

        环世界之中的人们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一个个眼中有血丝迸现,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重起来……

        方荡微微皱眉,再次看向司马。

        当初,实验室中创造了一个赵飞出来,搞得遍地都是兽化兵,现在,实验室中又创造了一个陈屠,幸好陈屠现在还处于萌芽状态,不然的话,陈屠将再次创造出一个如同兽化兵一样的族群来!

        方荡并不否认这个世界人族的文明确实很了不起,但这个文明总是在打开一个个盒子,在盒子开启之前,谁都不知道里面盛放的是糖果蛋糕,还是恶魔毒药!
  •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手机版)--各地新闻--人民网 2019-06-18
  • 已下架!谷歌最强安卓平板PixelC突然停售 2019-06-17
  • 从宪法惯例到制定法:英国议会审查条约的法定化发展(下) 2019-06-16
  • 调解员自创“平安小剧本” 2019-06-14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6-14
  • 交通运输业、除去货运、客运也都是人满为患吃大锅饭的状态。裁员也会是惊人的。所以中国劳动力不是太少、而是都不仅在位置上。国有企事业单位冗员严重。数量惊人。 2019-06-06
  • 切切切,端午节安康! 2019-06-01
  • OPPO Find X:曲面全景屏,史无前例的屏占比 2019-06-0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5-27
  • 北京公园改造将引入无性别厕所--旅游频道 2019-05-27
  • 统一标尺严把关口 防止留置权滥用 2019-05-25
  • 葭芷老街: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世界小姐张梓琳练功晒逆天长腿 被调侃心疼屋顶 2019-05-20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9-05-13
  • 小米笔记本Air上新 四核增强版售价5399 2019-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