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手机版)--各地新闻--人民网 2019-06-18
  • 已下架!谷歌最强安卓平板PixelC突然停售 2019-06-17
  • 从宪法惯例到制定法:英国议会审查条约的法定化发展(下) 2019-06-16
  • 调解员自创“平安小剧本” 2019-06-14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6-14
  • 交通运输业、除去货运、客运也都是人满为患吃大锅饭的状态。裁员也会是惊人的。所以中国劳动力不是太少、而是都不仅在位置上。国有企事业单位冗员严重。数量惊人。 2019-06-06
  • 切切切,端午节安康! 2019-06-01
  • OPPO Find X:曲面全景屏,史无前例的屏占比 2019-06-0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5-27
  • 北京公园改造将引入无性别厕所--旅游频道 2019-05-27
  • 统一标尺严把关口 防止留置权滥用 2019-05-25
  • 葭芷老街: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世界小姐张梓琳练功晒逆天长腿 被调侃心疼屋顶 2019-05-20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9-05-13
  • 小米笔记本Air上新 四核增强版售价5399 2019-05-12
  • 海南4 1规则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卵生
        方荡不知道以往的婴士有没有见到过虚空暴族虫豸的母皇,但估计见过的很少,毕竟方荡从未听说过虚空暴族虫豸还有母皇这种说法。??火然文  w?w?w?.?r?a?n?w?e?n?`org

        就见那浑身乳白色的虚空暴族虫豸母皇缓缓游弋到那颗硕大无比的星辰上,然后将尾部高高翘起,对准了之前的虚空暴族虫豸们挖掘出来的整齐的大坑,随后就见数不清的白玉般的卵从母皇的尾部喷出,稀里哗啦的流满了整个大坑,随后母皇移动肥硕的尾部对准下一个大坑。

        母皇一连将灌满了十几个大坑,此时已经气喘吁吁,方荡远远的都能看出母皇现在处于极端虚弱的境地中,接下来估计没有办法继续生产了。

        这个时候,一只虚空暴族虫豸游动过来,自己趴伏在母皇的嘴边上。

        母皇二话不说,张开口器,一口将那虚空暴族虫豸死死咬住,母皇比一般的虚空暴族虫豸多了一对如螃蟹钳子一般的螯足,平时都藏在脑后,犹如一块铠甲,几乎全无缝隙,此时从脖子上伸出来咔嚓一声就将那星辰般大小的虚空暴族虫豸给夹成两节,那咔嚓的声音巨大无比,传到方荡的耳边的时候,方荡都不由得眉头一皱,即便距离如此之远,方荡都能感受到那一对钳子的巨大威力。

        显然这母皇并不似其他昆虫的母皇那样就是一个生育工具自身没有任何力量。

        那虫豸被夹碎发出吱吱的叫声,听起来相当痛苦,紧接着母皇的大夹子一下夹碎了这虫豸的脑袋,将虫豸夹成数十个碎块,一口一个,不一会就将这虫豸给吞了下去。

        缓了一缓后,母皇生出力气来,继续产卵。

        一连生产了十几堆后,又开始嚼吃虫豸,最终将所有的大坑全部填满。

        此时的母皇原本巨大的肚子已经变得干瘪,即便不停地吃虚空暴族虫豸依旧难以掩饰她此时的虚弱,甚至连走路都似乎变得很艰难!

        这个时候又有一头虚空暴族虫豸凑到了母皇嘴前。

        就在方荡以为这位母皇会将这虫豸给吃掉来恢复体力的时候,母皇微微摇了摇头,用螯足虚弱的将这虫豸推开少许。

        虫豸似乎坚持,重新爬回母皇的嘴边上。

        母皇犹豫了一下后,一口咬住了这虫豸的脖子,将其嚼吃下去。

        那咔咔的咀嚼声听得方荡心中一阵发毛。

        甚至可以说是震撼!

        这一次母皇吃虫豸在方荡的眼中和之前的那些次完全不同,之前的那些嚼吃看起来更像是身为一只虫子的本能使然,而这次,母皇每嚼一次方荡都能从中听到悲壮的哭泣之声。

        方荡不理解虚空暴族虫豸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缘由,这样的庞然大物,几乎没有对手,他们的作用似乎就是消灭星辰然后孵化后代。

        按理说,这虚空虽然广阔无边,足够他们折腾繁衍,但他们走过之处应该将虚空中的星辰一扫而光,但方荡从未见过这样的没有星辰的真正的虚空。

        也就是说,他们吞噬星辰是有选择的,有目的的。

        或许吞噬星辰就是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是古神郑赋予他们的使命!

        吞吃了一只虚空暴族虫豸后,虚弱的母皇重新振作起来,猛的发出一声嘹亮的鸣吼,犹如一位归来的王者,气势雄浑,此时这虚空暴族的母皇开始变化了,通体奶白的颜色开始变得黑红起来,她身体上的犹如星辰一般的斑点则开始闪烁起明亮的光芒,似乎她就是一个星系。

        方荡惊讶的看着这母皇,方荡清楚地确认,这虚空暴族的母皇此时发生了变化,由母皇专为雄皇!

        没错,这东西从母的转变成公的了!

        方荡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古神郑究竟是怀着多大的恶意打造了这么扭曲的生命?他究竟是怎么怀孕的?方荡不敢深思,不可描述!

        随着这雄皇从雌吼到此时的雄鸣,声音堂皇凶悍,方荡所在之处宛若激流翻滚,哪怕方荡是四转婴士,也被这气浪冲击得在空中摇摆不停。

        接下来,所有的虚空暴族虫豸们一起发出鸣吼,似乎在欢迎王者归来!

        雄皇吼完,伸出爪子在身前一划,当即就有一道空间裂缝被划开,内中流淌出金色的火花,从方荡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里面,方荡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

        那空间之中是密密麻麻的虚空暴族虫豸,延绵出去不知道多远!

        方荡觉得,这些虚空暴族若是一涌而出的话,转瞬间就将碾碎太清界!

        很显然,虚空暴族们正在积攒力量,但他们为什么要积攒力?

        方荡原本以为虚空暴族虫豸就是一群在虚空中不断流浪的身形巨大的虫子,但现在,看来,方荡实在是太轻视这些虚空世界中最强大的存在了。

        雄皇当先钻入空间裂缝之中,其余的虚空暴族虫豸们也纷纷钻进去。

        最终只留下十几个虚空暴族虫豸看守这些卵。

        眼瞅着那喷吐着火花的空间裂缝关闭掉。

        整个虚空世界变得平静下来。

        方荡这个时候本应该退走了,但方荡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些虫卵。

        沉吟了一会之后,方荡眼中光芒一闪,随后裂开空间,钻入其中。

        下一刻,方荡已经出现在虫卵之中。

        无声无息的穿越空间横跨守卫,来到虫卵中,也就只有方荡这种四转婴士才能做到。

        这些虫卵远远地看去似乎不大,犹如一串串的葡萄,但方荡真正来到了这些虫卵之中,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这虫卵一颗就如同一座小山一样,方荡现在似乎进入了一个全都是由巨大的椭圆半透明的石头构成的世界,每一颗虫卵都在微微颤动,所谓的微微颤动,到了方荡的眼中,却如同地震一样,整个世界都是活的,都在颤动!这种感觉相当奇特!

        方荡蛰伏了片刻,见那些虚空暴族虫豸们没有发觉自己,这才开始靠近这些虫卵。

        方荡能透过虫卵半透明的虫卵外壳看到内中正在孵化的虚空暴族虫豸的幼虫!

        这些幼虫团成一团,通体是奶白的颜色,看上去即虚弱又可爱,或许任何生命在诞生之初的时候都是最可爱的,谁能想象这些柔美的东西最后会变成吞噬一颗星辰的虚空暴族?

        方荡身形缓缓浮起,窥看了一下四周的守卫,这些守卫对于身后的虫卵并不怎么太上心,此时大多数都在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显然从未有人打这些虫卵的主意,也确实如此,一般的婴士不会有谁对这些虫卵感兴趣,也就是方荡这个以造物主为目标的存在才会生出研究这些虫卵的想法来。

        正在守卫虫卵的一名守卫猛的扭头,看向身后,他定定的瞅了半晌,随后又将脑袋转了过去。

        而此时那里已经少了一枚虫卵!

        方荡出现在万里之外,随后方荡不间断的跳跃。

        一路狂奔瞬息不停,作为一个小偷,一个或许是是上第一个盗取虚空暴族虫豸的卵的小偷,方荡心中还是有着颇多忌惮的。

        毕竟,虚空暴族是一群睚呲必报的种族,一旦他们知道方荡盗走了他们的卵,或许会倾巢而出,那场景,就算方荡是四转婴士也无法抵御!

        所以,方荡此时改变了方向,没有直接回太清界,而是选择了另外一个未知的方向。

        奔出整整三天时间,不知道有多远,方荡这才停下来。

        随后方荡划出一个空间来,将虫卵藏入这个空间中,从而避免虚空暴族虫豸们和这个虫卵生出什么联系来。

        方荡来到这枚虫卵前。

        这虫卵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奶白色的卵壳看上去粗糙了许多,并且因为风化的缘故没了之前的光泽,变得发脆,并且开始有粉屑爆开一层层的暴皮。

        但这种情况其实并不严重,之所以在方荡眼中如此明显,是因为这枚卵太大了,就如同人的一块头屑在蚂蚁面前也不小一样。

        这不过是这枚卵的正常的代谢!

        方荡并未打算将这枚卵据为己有,当然方荡也没有打算就这样只是研究研究这枚卵就结束!

        方荡做了一件事,放出了九级浮屠!

        自从方荡将黑色的方荡吞噬之后,方荡的金浮屠已经和黑色的方荡的黑浮屠融合在一起,变成了暗金色的浮屠,显得更加具备力量感,也更加神秘!

        这九级暗金浮屠猛然涨大,一下就将虫卵给笼罩住。

        暗金浮屠之中不断的有一道道信仰气泡轰向虫卵……

        一个月之后,方荡耗用了三座暗金浮屠,终于将这虫卵给彻底超度!

        方荡站在这虫卵面前的时候,已经不再觉得这是一个凶恶的异族,这虫卵犹如方荡看着长大的孩子一样!

        方荡知道是时候将这虫卵送回去了!

        方荡想要知道的是虚空暴族的一切,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往虚空暴族中安插一个自己人!

        方荡重返虚空暴族虫豸产卵之地,此时那十个虚空暴族虫豸守卫依旧还在,不过他们显得非常无聊,基本上都在打盹!

        方荡切割空间遁入虫卵之中,将这枚虫卵重新放回他所在的地方后,方荡轻轻拍了拍虫卵,这虫卵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孵化出来,至少从这些虫卵内幼虫的状态来看,或许一两年,或许十几遍,甚至数百年都有可能,若是高等的存在孕育的时间越长,夏虫一世也不如人族的婴儿在娘胎中孕育的时间长!

        方低声道:“祝你好运!”然后掉头离开!

        一年之后,方荡重新看到了太清界!

        重新回到太清界,方荡有种恍若隔世一般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现在忽然回到了上幽界一样,方荡心中喜悦无比。

        方荡直接回到黑暗城堡所在之处,但一看到黑暗城堡方荡双目猛的瞪得溜圆!

        整座黑暗城堡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座废墟,到处都是斑驳的碎片,显然这里经历了一场大战,看战斗留下的痕迹,似乎是两个强大的婴士对战,并且,这两个婴士应该都不仅仅是三转境界,但方荡现在看不出端倪不能确定两人都是四转境界!

        毕竟整个太清界也没有几个四转境界的婴士。

        方荡当即取出怀中的玉叶子,开口道:“晴儿,你们现在如何?”

        方荡当初走的时候留下了一片玉叶子给苏晴,如果有危险就呼唤他,但方荡走出太清界一天后才知道,玉叶子也有距离,一旦距离太远,又或是两界阻隔就没什么用处了。

        在太清界中,方荡不论在任何位置,都能沟通另外一枚玉叶子,一旦离开了太清界,哪怕只是出了包裹太清界的那层膜,玉叶子就没了作用!

        方荡原本以为不会有人胆敢对四转婴士的家人下手,毕竟当初温文大师留下一句话,保了黑暗城堡尽二十年的太平后来还是因为归一施展诡计,传播谣言,才吸引了不少婴士去黑暗城堡捣乱,有了上次的教训后,黑暗城堡的地位应该稳固无比才对!

        所以方荡走得很放心。没想到回来后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幅场景!

        方荡焦急而心痛的等待着玉叶子另一边的答复,如果另外一边没有回复的话,情况恐怕就会变得非常糟糕!

        不过是数十息的等待,对于方荡来说,却似乎过了数十年。

        终于玉叶子微微一颤,传来苏晴的声音:“荡,你终于回来了!你回到城堡了?你放心我们都好!”

        苏晴对于方荡非常了解,知道方荡心中的忧虑焦急,所以一口气将话说完,先给方荡报了一个平安免得方荡担忧!

        方荡闻言,心中悬着的一块巨石才算是平稳落地,随后方荡一边观瞧战斗的痕迹,一边问道:“你们在那?”

        苏晴道:“光明之城中!”

        方荡当即动身。

        光明之城距离黑暗城堡非常近,两座城池几乎并肩而立,光明之城是九婴都皇的皇城,虽然被损毁了不少,但二十多年的光阴过去,这座城池已经被重建起来。

        方荡来到城池上空的时候,苏晴也已经飞来迎接他。

        方荡仔细观瞧苏晴,苏晴看上去很不错,修为有了进步,虽然还在三转境界中转悠,但方荡已经明显感觉到苏晴距离突破三转境界不远了!

        要不是在空中,脚下就是光明之城的话,苏晴现在一定会扑入方荡的怀中。

        时隔一年再相见,正是小别胜新婚,不过方荡心中焦急,一见面就拉过苏晴的手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们没有受伤吧?”

        苏晴被方荡的暖洋洋的手握住,脸上露出一个宛若星空般璀璨的笑容道:“咱们回家再说!我们都很好,这个你可以放心!”

        方荡这才算是彻底的放心下来。

        随着苏晴一路向下,直入这座城池的中心位置,当初的九婴都皇的皇宫,此时已经缩小了许多,原本大量的皇宫被损毁变成了现在的民居。

        原本的堂皇皇宫此时占地不过只有几万平方而已!

        方荡进入这城中城后,就见到了冷夜公主还有巴蒂。

        冷夜公主眼中满是嗔怒,显然对于方荡一去不回相当的不满,巴蒂则眼神复杂,内中懊恼的情绪也不少。

        巴蒂一向对于自己的魅力相当有自信,然而方荡就是不将她看在眼中,不光无视她还拒绝她,这叫巴蒂相当受伤!甚至方荡走都没有跟她打招呼,要说巴蒂心中不恼怒是不可能的。

        方荡见两女都平安,整个人都轻松了,看向冷夜公主那张嗔怒的面容笑道:“这么瞪着我干嘛?”

        冷夜公主冷笑道:“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回不来了?!崩湟构魉低甑敉肪妥?。

        方荡并没挽留,因为方荡知道,冷夜公主并不是真的生气了。

        方荡看向巴蒂,巴蒂瞪着一双眼睛,先是盯着方荡看,随后又目光又望向方荡身侧的苏晴,终于巴蒂没好意思直接邀请方荡去她的房间坐一坐顺便造个孩子之类的话语,并且巴蒂很识相的走开了!

        此时就只剩下方荡苏晴了。

        苏晴也就不再伪装自己女强人的状态,整个人如同小鸟一样靠在了方荡的怀中。

        方荡将苏晴搂紧,低声道:“当我看到黑暗城堡被毁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就冷了,你不知道我那个时候有多么后悔离开!快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看战斗的痕迹不像是一般的三转婴士的争斗?!?br />
        苏晴将脸埋在方荡的胸口,仔细感受着方荡那强有力的心脏跳动,整个人有着说不出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叫苏晴想哭。

        “温文大师回来了!”苏晴深深的吸了口方荡的味道后,缓缓开口道。

        方荡皱眉道:“他对你们出手了?”

        苏晴摇了摇头:“不是他,是隐者干的!”

        方荡一愣,竟然是隐者?“那城堡是被他们两个毁掉的?按他们的修为来说,一旦出手,城堡瞬间就会烟消云散才对……”

        苏晴点了点头道:“不错,按照他们的修为,只要一动手,黑暗城堡瞬间就会被抹掉,之所以城池看上去破坏得不是特别厉害,是因为他们两个都受了伤……”
  •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手机版)--各地新闻--人民网 2019-06-18
  • 已下架!谷歌最强安卓平板PixelC突然停售 2019-06-17
  • 从宪法惯例到制定法:英国议会审查条约的法定化发展(下) 2019-06-16
  • 调解员自创“平安小剧本” 2019-06-14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6-14
  • 交通运输业、除去货运、客运也都是人满为患吃大锅饭的状态。裁员也会是惊人的。所以中国劳动力不是太少、而是都不仅在位置上。国有企事业单位冗员严重。数量惊人。 2019-06-06
  • 切切切,端午节安康! 2019-06-01
  • OPPO Find X:曲面全景屏,史无前例的屏占比 2019-06-0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5-27
  • 北京公园改造将引入无性别厕所--旅游频道 2019-05-27
  • 统一标尺严把关口 防止留置权滥用 2019-05-25
  • 葭芷老街: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世界小姐张梓琳练功晒逆天长腿 被调侃心疼屋顶 2019-05-20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9-05-13
  • 小米笔记本Air上新 四核增强版售价5399 2019-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