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手机版)--各地新闻--人民网 2019-06-18
  • 已下架!谷歌最强安卓平板PixelC突然停售 2019-06-17
  • 从宪法惯例到制定法:英国议会审查条约的法定化发展(下) 2019-06-16
  • 调解员自创“平安小剧本” 2019-06-14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6-14
  • 交通运输业、除去货运、客运也都是人满为患吃大锅饭的状态。裁员也会是惊人的。所以中国劳动力不是太少、而是都不仅在位置上。国有企事业单位冗员严重。数量惊人。 2019-06-06
  • 切切切,端午节安康! 2019-06-01
  • OPPO Find X:曲面全景屏,史无前例的屏占比 2019-06-0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5-27
  • 北京公园改造将引入无性别厕所--旅游频道 2019-05-27
  • 统一标尺严把关口 防止留置权滥用 2019-05-25
  • 葭芷老街: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世界小姐张梓琳练功晒逆天长腿 被调侃心疼屋顶 2019-05-20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9-05-13
  • 小米笔记本Air上新 四核增强版售价5399 2019-05-12
  • 海南4 1规则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八百七十七章 消失的黑色方荡
        黑色的方荡一直都没有回来!

        这叫方荡感到有些困惑,他知道黑色的方荡为何又重新潜入滚滚的沙尘之中,黑色的方荡必定是去找紫金葫芦去了,对于紫金葫芦,方荡也是十分舍不得的,那宝贝是古神郑的创世之宝,理应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损毁?;?然 ?文? ?  w?w?w?.?r a n?wen`org

        方荡没有料到黑色的方荡竟然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如果黑色的方荡遇到了什么危险,方荡应该有所感觉,两者毕竟是从一个身躯之中分化出来的,彼此之间虽然已经独立,但多多少少还有一些心电感应的联系。

        方荡专门潜下滚滚沙尘之中找了黑色的方荡几圈,可惜都没有结果,最终方荡只能认为黑色的方荡不愿意和他一起,从而独自离开了。

        方荡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轻松?庆幸?难过?难舍?总之是一种非常复杂,难以言述的感觉,就像是从身上剜掉了一块肉一样?;蛐硎乔崴闪艘坏?,但那种遗失感更是叫他感到有些失落。

        苏晴似乎能够感受到方荡此时的惆怅,轻轻挽起方荡的手,方荡微微一笑,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当即也拉起苏晴的手许久都没有松开。

        很难相信两个人才认识了没有多长时间,感情这种东西,一次深刻的考验就足以将其升华到一定程度。

        方荡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待他不薄,在他失去的时候就会重新给予。

        方荡和苏晴携手从月亮上返回太清界,返回光明之城,方荡原本还想回自己的洞府去,但经历了这件事后,洞府方荡暂且没办法回去了,就算方荡和苏晴想走,九婴都皇还有花萍也不会允许他们离开。

        重新进入光明之城,方荡还有苏晴就住进了九婴都皇专门给他们准备的洞房。

        这段时间日子过得简单舒适,和苏晴在一起方荡整个人都感到非常的放松。两个童子自从有了上次和方荡分别的事情后,就再也不敢离开方荡太远了,尤其是小童,她是真的害怕了。上一次因为她的一点点的好奇心,离开了洞府,最终变得无家可归,还险些将哥哥也一起害死,这一次,就算撵小童,小童也不会离开方荡太远。

        在大童小童还有苏晴的环绕中,方荡有种重新回到了家的感觉,只不过没当这种感觉袭上心头的时候,方荡心中不免就去想洪靖等女,可惜,也只能在心中思念一下而已。

        当然,方荡也并未放弃修行,方荡现在刚刚进入二转境界有太多的东西需要熟悉掌握,同时,方荡这一次有了一个最大的收获,那就是重新捕获了吞噬之主。

        吞噬之主绝对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方荡觉得自己若是拥有了这件法宝,就算是三转婴士来了也不必惧怕,不管对方施展什么神通手段,直接用吞噬之主汲取消化掉就是了,只要对方没有能一口撑死吞噬之主的力量,那么他方荡简直就是无敌的。

        不过,很可惜,现在的吞噬之主肉身已经损毁,这件宝贝要想恢复成原来的境界一方面需要有数不清的资源堆砌,另外还要看运气,重中之重还是要给吞噬之主找一个身躯,但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吞噬之主的身躯越坚固,吞噬之主能够汲取的力量也就越多,然而,方荡上那里却找一间配得上吞噬之主的身躯的空壳法宝?

        所以说这个只能看机缘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是月余时间过去,而苏晴和约定的几个有妖族血统的婴士们已经纷纷汇聚到了光明之城。

        当最后一个婴士也到了,就是方荡还有苏晴等人一起上路前往神舟秘境的时刻。

        这一次,原本九婴都皇还有花萍都不允许苏晴前往,但苏晴打定了的主意很少放弃,当初九婴都皇那么不允许苏晴救母亲,苏晴也从未放弃过。

        最终九婴都皇还有花萍不得不妥协,两人联手重新祭炼处玉牌交给苏晴,顺便给了方荡一枚。

        月圆之夜。

        树影婆娑。

        花间石桌旁,方荡抬头仰望那圆月。

        圆月上此时多了一个蚂蚁大小的黑色的斑块,方荡知道,那是他的杰作!

        “这次你要好好跟着晴儿,绝对不容有任何闪失!”九婴都皇的声音响起,充满威严。

        方荡并不畏惧九婴都皇,点了点头道:“不用你说,我也会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来?;で缍??!?br />
        九婴都皇捏着手中的酒杯,将杯中酒缓缓饮下,淡淡的说道:“你的那个分身呢?”

        方荡道:“走了,下次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应该已经完全变成陌生人了吧!”

        九婴都皇看向方荡道:“他会杀你么?”

        方荡沉吟了下,然后坚定地道:“当然,我和他之间注定只有一个能够存在?!?br />
        九婴都皇好奇的道:“既然注定会有一战,你为何不先下手呢?如果你需要的话,为了我的女儿的幸福,我会亲自出手帮你斩杀了那个家伙?!?br />
        方荡连连摇头道:“不必了,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只能我们两个自己解决,外人是插不进手来的?!?br />
        九婴都皇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道:“我快要走了!”

        方荡闻言一愣看向九婴都皇,奇道:“还要多久?”

        九婴都皇摇了摇头,半晌后才道:“若非是我舍不得女儿还有花萍的话,此刻我应该已经踏足道镜界的土地了!”

        方荡眼中露出向往之色道:“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踏足道镜界?!?br />
        九婴都皇冷哼一声道:“你以为道镜界是大白菜,谁都能去?就你这个样子的就只能留在太清界陪我女儿!”

        说到这里,九婴都皇一张脸忽然微微一寒,盯着方荡道:“小子,如果有一天,我在道镜界看到了你却没有看到我的女儿,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这话是认真的,极其认真。

        方荡看着九婴都皇那张不怒自威的脸,点了点头。

        九婴都皇脸上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些,继续道:“我走之后,女儿就只能交托给你了?;ㄆ枷衷谝丫胨ネ似?,她的路会越来越窄,可惜我不能在这里陪着她直到永远?!?br />
        方荡心中腹诽,九婴都皇说要求他去道镜界必须带上苏晴,现在九婴都皇去道镜界却没有带上他自己的老婆。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说一套做一套!

        九婴都皇似乎猜到了方荡心中所想,当即道:“小子,我之所以不能待花萍前往道镜界并不是我不想带着她,或者我不想留在这里,而是因为我不得不去道镜界!”

        九婴都皇的修为早就已经达到了太清界顶点,他留在这个世界中就是对这个世界的秩序的破坏,所以九婴都皇就一定要离开太清界,这也是一种身不由己!

        九婴都皇惆怅的满饮一杯后,再次看下方荡,“我走之后,你们要找个没人知道你们的地方藏起来努力修行,什么时候能够进入三转境界,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在人前?!?br />
        方荡明白九婴都皇的意思,以九婴都皇这样的存在来说,少不了有很多的仇人,这些仇人们在九婴都皇离开这一界之后,就会像是问道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朝着方荡还有苏晴花萍扑过来,并且,谁都知道九婴都皇走了之后,所有的宝贝都将留给花萍还有苏晴,一瞬间,花萍还有苏晴包括他方荡都将变成一座宝藏,并且还是那种没什么防御能力的宝藏,到时候,九婴都皇的仇人玩命的来找他们报仇宣泄怒气,而那些觊觎九婴都皇的财宝的家伙们也会第一时间冲上来方荡和花萍还有苏晴必须找个地方藏起来,撕咬他们。

        在这种情况,方荡还有苏晴还有花萍必须藏起来,好在九婴都皇一定会为他们准备足够修炼的元气石,使得她们不必为了元气石而抛头露面。

        方荡此时不由得想起了他在上幽界的那些遗留,当初也是这么安排交代的,不知道她们在上幽界现在过得如何,会不会也遭人追杀?

        九婴都皇的一句话将方荡从出神的状态下拉回当下:“这一次你们前往神舟秘境我是不答应的,尤其是花萍更是不答应,但苏晴这孩子脾气倔,这一次又是帮助她娘寻找摆脱丧婴状态的办法,所以我知道没有人能说得通她,那神舟秘境又只有半人半妖才能进入,甚至是我也无法进入,如果强行挤进去的话,最终的结果甚至会将神舟秘境给撕碎,所以,此行你必须时时刻刻的守在晴儿身边,我要你在关键时刻,觉得事不可为的时候将我的女儿带回来,不能叫她逞强,意气用事,明白么?”

        方荡当然明白,点了点头。

        方荡走后,花萍缓缓走来,坐在了方荡之前坐过的石凳上。

        不等花萍问话,九婴都皇已经连连摇头道:“这小子很重感情,他强调他和黑色的方荡之间的事情必须要他们两个自己解决?!?/div>
  •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手机版)--各地新闻--人民网 2019-06-18
  • 已下架!谷歌最强安卓平板PixelC突然停售 2019-06-17
  • 从宪法惯例到制定法:英国议会审查条约的法定化发展(下) 2019-06-16
  • 调解员自创“平安小剧本” 2019-06-14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6-14
  • 交通运输业、除去货运、客运也都是人满为患吃大锅饭的状态。裁员也会是惊人的。所以中国劳动力不是太少、而是都不仅在位置上。国有企事业单位冗员严重。数量惊人。 2019-06-06
  • 切切切,端午节安康! 2019-06-01
  • OPPO Find X:曲面全景屏,史无前例的屏占比 2019-06-0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5-27
  • 北京公园改造将引入无性别厕所--旅游频道 2019-05-27
  • 统一标尺严把关口 防止留置权滥用 2019-05-25
  • 葭芷老街: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世界小姐张梓琳练功晒逆天长腿 被调侃心疼屋顶 2019-05-20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9-05-13
  • 小米笔记本Air上新 四核增强版售价5399 2019-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