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手机版)--各地新闻--人民网 2019-06-18
  • 已下架!谷歌最强安卓平板PixelC突然停售 2019-06-17
  • 从宪法惯例到制定法:英国议会审查条约的法定化发展(下) 2019-06-16
  • 调解员自创“平安小剧本” 2019-06-14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6-14
  • 交通运输业、除去货运、客运也都是人满为患吃大锅饭的状态。裁员也会是惊人的。所以中国劳动力不是太少、而是都不仅在位置上。国有企事业单位冗员严重。数量惊人。 2019-06-06
  • 切切切,端午节安康! 2019-06-01
  • OPPO Find X:曲面全景屏,史无前例的屏占比 2019-06-0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5-27
  • 北京公园改造将引入无性别厕所--旅游频道 2019-05-27
  • 统一标尺严把关口 防止留置权滥用 2019-05-25
  • 葭芷老街: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世界小姐张梓琳练功晒逆天长腿 被调侃心疼屋顶 2019-05-20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9-05-13
  • 小米笔记本Air上新 四核增强版售价5399 2019-05-12
  • 海南4 1规则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都要救方荡
        热门推荐:、 、 、 、 、 、 、

        三皇子战战兢兢的跟在黄奴儿身后,大气都不敢出,身上的五爪金龙袍已经被他撕碎了金龙,胸口处一个大窟窿,相当可笑?!骸苋肌骸芪摹骸苄 骸芩?,www.ranwen.org

        三皇子脑子里面一团乱麻,老藏君死得太突然了,以至于三皇子此时无法面对当前的局势。

        三皇子原本以为黄奴儿会带他进宫面圣,但他们的方向却并不是皇宫,反倒是他家的位置。

        这叫三皇子心中更是越沉重,若是皇帝连见他都懒得见一面的话,那么他这次就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眼瞅着就要到三皇子府了,黄奴儿回过头来,开口道:“奴才就只能送三皇子到这里了?!?br />
        三皇子看了眼他的府邸大门,大门内是探头探脑的几个门房,在府邸两侧摆满了爆竹,本来这些爆竹是准备欢迎三皇子迎娶靖公主的,但是现在这些爆竹已经完全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三皇子看向黄奴儿,试探着问道:“黄掌印,请问父皇身体现在如何?”

        黄奴儿脸上似乎笼罩了一层乌云,驾马前行,头也不回的开口道:“不甚乐观。按照皇上的话说,恐怕是撑不过这几日了?!?br />
        三皇子闻言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抽,那种自内心深处的喜悦差一点就从他的脸上露出端倪来。

        黄奴儿就算没有看到,也知道三皇子此时心中所想,他对三皇子实在是太了解了。

        黄奴儿没有多说什么,皇家的事情就是皇家的事情,外人根本无从插手,既然皇上舍不得杀三皇子,那就说明三皇子还有用处,黄奴儿不想招惹不必要的是非。

        炫龙皇帝若是死了,他就去给炫龙皇帝守墓,这人间事,就跟他彻底没有关系了。

        “三皇子,请回吧?!?br />
        黄奴儿说完,三皇子身后的数十个炫龙禁卫上前,将三皇子簇拥在正中间,带着三皇子,一路朝着三皇子张灯结彩的府邸行去。

        三皇子看着四周的鞭炮,还有那一个个的大红灯笼,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他早上从这里出的时候,是何等的意气风,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是他的,没想到不过是区区一个上午,一切都变了,他三皇子将成为一个笑柄,在望京中,在夏国中流传,被人当街斩断一手一腿,被人当即抢了新娘,即便是三皇子想到这里,都不由得骂一声蠢货。

        三皇子进了皇子府,当仅有的那一只脚迈过台阶的一瞬间,三皇子开始浑身抖。

        三皇子浑身抖,不是因为自己被斩了一手一腿,也不是因为自己输给了方荡,而是害怕即将到来的炫龙皇帝对他的判决。

        以往就算三皇子闹得再大,炫龙皇帝也不会杀他,但是这一次不同,他身披龙袍乃是犯了大忌,他和老藏君一起,在暗中做的种种准备更是大逆不道,抓住了就是死罪。

        就算是三皇子自己都实在想不出炫龙皇帝有什么理由能够饶得了他。

        越是绝望,三皇子越恨一个人,一个他当初完全没有将其放在眼中的家伙。

        一想到方荡,就叫三皇子想到了方文山,这家伙在朝堂上打得他头破血流,使得他逼迫大皇子的计谋前功尽弃,叫他颜面大失。好在三皇子专门去烂毒滩地中羞辱了方文山,报了心中憋闷得仇。

        三皇子万万没有想到,不过是数年之后,方文山的儿子又跑到了他的眼前,不但了他的大事,还将他身边的东西掠夺性的全部抢走,一想到方荡,三皇子眼皮就跳动不休。这个仇他必须要报,趁着皇帝对他的判决尚未下达的时候,杀了方荡,三皇子就算要死,也一定要拉着方荡一起死!

        天意!炫龙皇帝没有马上、将他关起来,也没有将他送入宫中,就是老天给他一个报仇的机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三皇子现在虽然蜷在角落中瑟瑟抖,但这并不影响三皇子要杀掉方荡的想法。

        至少在这皇子府中,还是属于他的地盘。

        三皇子迈步走到府后面的那座灵堂前,推开大门,内中是那一桌一动未动的盛宴,三皇子眼角抽了抽。

        随后三皇子咬着牙,低声说了些什么,当即在灵堂四周有数道影子游走出来,围绕在三皇子周围,三皇子开口道:“去吧,给我杀了那个该死的方荡!天黑之前,我要见到他的头颅!”

        三皇子话语出口,四周的那一道道黑影猛的狂舞起来,出骤烈的呼喊,随后又枷锁被挣断的声音响起,一道道影子如蛇般在地上游走,转眼间就走出了是三皇子府,携着三皇子的愤怒,朝着公主府游走而去。

        ……

        顾府内,一个说书先生正绘声绘色的再给顾白讲故事。

        不过他讲得故事却不是过去的侠义转也不是当今的神堂案,更不是他国猎奇,而是就生在今天早上的方荡抢亲的故事。

        顾白只看到了公主府前的半场争斗,前面生的他一概不知,所以专门请了一个目睹了整个事情过程的说书先生来给他专门讲一讲生的事情。

        那说书人将今天生的事情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将整个故事说得曲折无比,扣人心弦,顾白对方荡今天的表现,赞叹不已。

        就在顾白打赏了说书人的时候,顾之章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要崇拜那方家子,他的所作所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要崇拜的应该是当今皇上!”

        此时的顾之章一张脸上满是阴沉气息,顾白连忙打说书人。

        说书人走了,房间中就只剩下父子二人,顾之章开口道:“这一次,皇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天下所有人都骗过了,两个皇子各有千秋,皇上一直都无法割舍其中任何一个,现在用这种并不算最佳的方法从两兄弟中找出最佳人选。与此同时彻底覆灭了亲近三皇子的各种势力,今天为止到现在,夏国各地就至少有上百人掉了脑袋,当真是念头一动,人头滚滚?!?br />
        顾白到了父亲身前,“爹,这次炫龙皇帝假装续命都没有知会您一声,是不是对您已经完全不信任了?”

        顾之章摇了摇头道:“不会,皇上没有理由不信我,他只是想看看自己死后的世界将是怎么个样子的,看看,我会选择谁罢了?!?br />
        顾白露出一个放心的表情来,“爹,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顾之章对于这个问题显然是思考了很久的,所以几乎不用思考,直接开口道:“以静制动,皇上终究还要进续命炉的,咱们顾家等了十几年了,不差这么一两两天?!?br />
        顾白脸上神情变得庄重严肃起来,重重的点了点头。

        ……

        方荡被那药力一裹整个人立时犹如被泼了一盆凉水,浑身清凉,情、欲尽去。

        靖公主更是如坠冰窟,浑身上下来了个透心凉。

        “恩公,我们来救你啦!”

        天底下,没有比这更讨厌的事情了!

        母蛇蝎放出来的这团烟雾叫做清心寡欲粉,本来是用在修士修行的时候用来收敛心神排除杂念的,并非是专门用来对抗迷药,但用在此处一样有效。

        本来情、欲高炙的方荡还有靖公主瞬间清醒过来。

        靖公主看到方荡身后有人,慌忙的拉扯自己的衣服,方荡则一脸诧异的扭头望去。

        随后方荡就看到了母蛇蝎母女三人。

        母女三人一副我们来救你了的表情,看上去相当招人恨!

        方荡的爷爷们正准备抱孙子,眼瞅着方荡的好事被坏掉了,这还了得,尤其是十祖奶奶当即不开心了,将方荡煮来的春药药气一股脑的全都投入到了茶水锅中,并且还取出一枚通体翠绿的茶饼来,丢了进去。

        十祖爷爷们不由得惊叫出声,方荡的爷爷叫道:“祖奶奶,不成,这千根茶药效太强,方荡会受不了的?!?br />
        十祖奶奶冷笑一声道:“有什么受不了的,外面那几个丫头都不错,祖奶奶我很喜欢,我帮方荡一次将他们都收了去!春天到了,多撒几颗种子,到了秋天收获就更多了!”

        十祖爷爷们都是一愣,齐齐默然,最毒妇人心啊,姜还是老的辣,他们实在是比不得。

        原本好似跌进冰水中欲念全消的方荡忽然之间双目喷出两道血光来,头顶上的桃色烟气冲天而起,笔直如同一根柱子一般。

        整个房间都似乎已经容纳不下方荡的欲念了,在方荡的身后投射出一头狰狞的**怪兽。

        方荡喉咙里面出呵叻叻的声响,此时方荡的神念一下就被**吞没,刹那间渣都没有剩下半点。

        方荡口中的奇毒内丹极颤动起来,释放出一道道的清冷气息平复方荡的欲念,奇毒内丹只要在吃饱了的情况下,就是方荡最好的守护神,每一次在方荡?;氖焙?,奇毒内丹都会动,帮助方荡战胜?;?。

        这一次也不例外,奇毒内丹的力量释放犹如一道激流一下就从一片混沌之中给方荡迷失的本我神念杀出一条血路来。

        方荡瞬间清醒过来,一双喷吐着血光的双目血光收敛。但随即方荡双目之中的血光更胜,方荡眼中的光色不断变换,一会**压制了方荡本我的清明,一会方荡的本我夺回了身躯的控制权。

        方荡的骤然变化着实吓坏了四个女子,眼瞅着方荡从人变成野兽,又眼瞅着方荡从野兽变成了人,这种感觉忒刺激了。

        方荡身躯之中此时犹如有两个绝世高手在对战,你来我往方荡苦不堪言。

        靖公主眼瞅着方荡这个样子当真急了,扭头就出手攻击母蛇蝎母女三人。在靖公主看来,方荡变成这个样子肯定是这三个女人搞的鬼。

        靖公主骤然出手,那里是母蛇蝎三个女子能够对付的了得?不过母蛇蝎也不是浪得虚名,她在出手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对付靖公主,因为她将靖公主当成是害方荡中桃花瘴的元凶之一,江湖经验上来说,不怎么出门的靖公主十个也比不上母蛇蝎一个。

        尤其是在母蛇蝎血毒十年之后,母蛇蝎的心思当真是毒辣起来,越老而弥坚,所以靖公主一出手,母蛇蝎已经朝着靖公主一扬手,一篷灰尘就将靖公主给笼罩住了。靖公主周身立时如同火焰烧灼,正常人在这种烧灼下,必定会退,但靖公主心忧方荡,完全是不怕死的猛冲,携着一身火辣辣的灰尘,一下纵到母蛇蝎,一出手就捏在母蛇蝎的脖子上。

        母蛇蝎确实老辣,但你再老辣碰上不要命的一样干瞪眼。

        此时的靖公主就是那个不要命的。

        靖公主此时露在外面的皮肤鲜红欲滴,上面遍布红疹,显然母蛇蝎放出来的毒性极强。

        但靖公主根本不理会这些,捏住母蛇蝎的脖子,猛地一用力,母蛇蝎脖子上立时传来咯咯脆响:“你们给方荡下了什么毒?快点把解药交出来,不然我捏死你!"

        丁苦儿还有丁酸儿大惊失色,连忙叫道:“等等,我们是来救方荡的,方荡中了桃花瘴类的春药,我们不是来害他的?!?br />
        靖公主双目扫过两女,看到两女说话的模样心中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当即用力一捏,母蛇蝎不由得惨叫出声。

        “解药!”靖公主不容置疑的开口吐出两个字来。

        丁苦儿还有丁酸儿那里知道方荡现在是怎么个情况,看起来就像是走火入魔,根本不敢随便给方荡用药。

        两女一时间素手无策,丁苦儿连忙道:“方荡现在这个样子只有我娘有办法救他,你快放了我娘?!?br />
        靖公主其实已经有了判断,这母女三人一露面就说自己是来救方荡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作假,靖公主又看了一眼方荡,就见方荡脸色红白两色来回转动,身上的气息犹如火焰般摇摆不休,一张面孔更是表情吓人,靖公主将母蛇蝎丢在地上,开口道:“救人,救不了方荡,我就要你们三个陪葬?!?br />
        母蛇蝎用力揉了揉脖子,她没有和靖公主多说什么,现在不是多说废话的时候,方荡的情形大大的不妙,母蛇蝎连忙来到方荡身前,正想施救,就见一道灵光骤现,千叶盲草剑此时横寰在母蛇蝎和方荡之间,千叶盲草?;ぶ髦脑缇兔壬?,觉方荡此时情况极不稳定后,千叶盲草剑当即飞来,守护方荡,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方荡。

        与此同时千叶盲草剑剧烈的震荡起来,剑身之中不断有一道道光色涌出,同时千叶盲草剑中有一道道复杂的声音响起,那声音犹如千万个生灵在一起诵读听不懂的文章,抑扬顿挫,充满灵趣。

        靖公主不由得一呆,千灵诵文,这是法器生灵的前兆,千叶盲草剑竟然要生出本我灵识来了。

        本来千叶盲草剑要生出灵识来,至少还需要数年的时间,但落入方荡手中后,奇毒内丹不断的供给他力量,尤其是方才那场大战之中,奇毒内丹供给千叶盲草剑的力量几乎越了前夜芒草剑能够承受的极限。

        奇毒内丹终究乃是金丹修士才有的,完全可以相当于一位金丹修士,奇毒内丹不断的灌注力量进入千叶盲草剑中,等于是一位金丹高手,不断出手捶打锻炼千叶盲草剑,另外,最重要的,就是方荡对他不离不弃。

        宝器生灵,并不完全是力量和时间的堆砌就能够做得到的,最重要的一项,还是情感的堆砌,主人对于剑的情感尤为重要。

        就如同一块肉就算放上一万年也不会生出灵魂来一样,一把剑,若是没有主人情感的灌注,和认同,那么这把剑除非另有奇遇否则绝对不可能生出灵性来。

        现在千叶盲草剑中千灵诵文,声音越来越嘹亮,千叶盲草剑也跟着颤抖不休,剧烈的晃动,终于,千叶盲草剑中传来一声啼哭,哇的一下,千叶盲草剑在空中滚动几下,内中钻出一个看起来只有两三岁大小的光溜溜的娃娃来,这娃娃一脸好奇,眼中是一万个不解,正如一个新生命降临这个世界,对于世间的一切都陌生无比,充满新奇一样。

        不过这新奇的感觉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愤怒,警惕,小娃娃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母蛇蝎、靖公主还有丁苦儿、丁酸儿,看得出,她们任何一个靠近方荡,小娃娃都会毫不犹豫的攻击她们。

        一时间房间里面的局势变得复杂无比。

        母蛇蝎母女三人都要救方荡,靖公主也要救方荡,千叶盲草剑更是要救方荡,这三方明明都是一个初衷,但却彼此谁都无法相信对方,互相对持。

        丁苦儿看了眼千叶盲草剑身后的方荡,就见方荡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不免焦急道:“千叶盲草剑,我们要救方荡,你快快让开?!?br />
        “这千叶盲草剑灵智初开,对于人言人语根本听不太明白,你的话他理解不了?!蹦干咝诤竺婵诘?。

        “方荡现在体内明显有两股力量在纠缠争斗,这两股力量都将方荡的身躯当成是战场,一个不好,方荡的身子都会被他们拆成两半!I1387
  •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手机版)--各地新闻--人民网 2019-06-18
  • 已下架!谷歌最强安卓平板PixelC突然停售 2019-06-17
  • 从宪法惯例到制定法:英国议会审查条约的法定化发展(下) 2019-06-16
  • 调解员自创“平安小剧本” 2019-06-14
  • 【攻克深度贫困系列综述之三】激发脱贫内生动力 2019-06-14
  • 交通运输业、除去货运、客运也都是人满为患吃大锅饭的状态。裁员也会是惊人的。所以中国劳动力不是太少、而是都不仅在位置上。国有企事业单位冗员严重。数量惊人。 2019-06-06
  • 切切切,端午节安康! 2019-06-01
  • OPPO Find X:曲面全景屏,史无前例的屏占比 2019-06-0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5-27
  • 北京公园改造将引入无性别厕所--旅游频道 2019-05-27
  • 统一标尺严把关口 防止留置权滥用 2019-05-25
  • 葭芷老街: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世界小姐张梓琳练功晒逆天长腿 被调侃心疼屋顶 2019-05-20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9-05-13
  • 小米笔记本Air上新 四核增强版售价5399 2019-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