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新闻中心启用 机器人为记者提供交互服务 2019-07-17
  • 男子抢劫杀人为“找钱”创业 司机装死逃命 2019-07-16
  • 国际刑事法院宣布刚果(金)前副总统已被临时释放 2019-07-16
  • 猪的逻辑是没问题的,鉴定完毕 2019-07-15
  • [雷人]蠢货!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关联的资源不一样,价值也不一样。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咱的在北上广深,你的在边远山区,你干么? 2019-07-11
  • 北京学习十九大精神--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7-04
  • 只有流氓,才离开自己的主题而去歪想了! 2019-07-01
  • (受权发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任命名单 2019-06-29
  • 重释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三个视角 2019-06-28
  • “5·15”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 2019-06-28
  • 男子新婚后妻子失踪 报案发现妻子结过7次婚有3娃 2019-06-28
  • 中国遥感卫星地面站成功接收高分六号卫星数据 2019-06-27
  • 意大利高山牧羊排队爬雪山 景象壮观 2019-06-27
  • 香港与法国波尔多签订谅解备忘录 加强美酒佳肴旅游合作 2019-06-26
  • 瞩望上海合作组织青岛之约(钟声) 2019-06-25
  • 海南4 1规则 > 玄幻小说 > 择天记 > 正文 第712章 两只纸鸢(上)
        就在陈长生看到周通的那一刻,一道雷声在后方的街上响起,然后落在了很遥远的地方。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他感知到了洛水处的那场战斗,感受到了天地间的法理变化,还有一道与他有着密切关联的刀意。

        那道刀意在下一刻便破了,然后出现了一道新的刀意。

        他感到震惊,然后振奋,也更加清楚当前的局面。

        杀周通是他与王破两个人的事情,现在王破去除了这件事情最大的障碍——铁树,那么接下来就要看他的了。

        风雪忽碎,庭院间出现一道残影。

        陈长生借着风雪之势,来到那把太师椅前,手里的短剑刺向了椅中的周通。

        随着他的剑意,同时到来的还有一片燥意以及一片光明。

        这片燥意与光明来自他正在猛烈燃烧的真元。

        寒风拂动周通的官袍,血海生起巨浪。

        无垢剑破浪而入,直入血海深处。

        这不是陈长生第一次来到这座庭院,也不是他第一次尝试杀死周通。

        他有过经验,更加慎重,对这一刻,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

        这一??此萍虻?,实际上隐藏着无数后手。

        这一剑是慧剑,实际上是无数剑招的前锋。

        国教真剑、倒山棍,汶水三式里的晚云收,斋剑里的寒枝意,尽在这一剑之间。

        他还在这一剑之后,准备了三样最强大的、也是不为人知的手段。

        无论周通怎样应对,都会被无数连绵而至的剑招如江河怒涛一般将他吞噬。

        或者,被他一击而杀。

        然而,接下来的展有些出了他的意料。

        不是周通忽然破境,变成了一位神圣领域的至强者。

        也不是他的老师忽然出现在场间。

        而是周通的应对有些奇怪。

        周通的应对就是没有应对。

        他什么都没有做。

        噗的一声,无比锋利的短剑,轻而易举地刺破了官袍,刺进了周通的胸口,就像刺进了一片烂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件官袍的颜色太过血红,很难看出有没有流血。

        周通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极度漠然,利刃穿身,也没有一丝痛楚之意。

        他看着陈长生,眼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就像看着一个愚蠢至极的死人。

        周通是个很阴险、很有权势的大臣,是位聚星上境的强者。

        陈长生和王破要杀他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座京都,他不可能没有任何准备。

        就算陈长生准备的再如何充分,也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地杀死他。

        短剑穿过那件大红官袍的瞬间,陈长生便知道有问题。

        或者这整件事情有问题,或者周通这个人有问题。

        下一刻,周通的身体消散在了他的眼前。

        那件红色官袍,落在太师椅上。

        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味道,像水一般,顺着石阶流淌,然后蔓延,笼罩住了整座庭院。

        一直坐在太师椅里的周通,居然并不是真实的存在,只是一件衣服。

        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如何能瞒过这么多下属?最难以理解的是,他如何能够瞒过陈长生的眼睛?

        陈长生于圣光里出生,浴过龙血,被天海圣后洗过腑脏,他的眼睛无比明亮,无论是阵法还是伪装,都很难不被他看穿。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被欺骗的并不是他的眼睛,而是他的意识。

        很多人都知道,周通有一门精神秘法修练的极为高深可怕,名为大红袍。

        或者,便是这个缘故?

        陈长生当然知道周通的精神秘法强大,他曾经就在这里,与大红袍对战过,甚至已经有过两次经验。

        他真的没有想到,周通的大红袍居然强大到了这种程度,远远过了前两次。

        他不知道,前面两次他能够在周通的大红袍之下毫无伤,是因为天海圣后在他的眉心抹过一滴清茶。

        而如今人已去,茶已凉。

        ……

        ……

        周通不在。

        陈长生的剑,自然落空了。

        他的所有准备,那些隐藏在后的无数剑招,那些手段,都落空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精气神,意志与决心,都尽数落在了空中。

        寒风呼啸,海棠树动,小德破空而至,一拳又至。

        陈长生的剑去的太尽,自然无法回的太快。

        在拳风的催动下,他的衣衫飘舞了起来,于是显得他的动作很是迟缓。

        不过这种迟缓里,有着一种很稳定的节奏。

        他转腕,轻抖,左手里的黄纸伞,便搭在了肩上。

        这一系列动作,很是干净利落。

        小德的拳头再次砸在了黄纸伞上,无比磅礴的力量,落在了实处。

        陈长生像只断线的纸鸢般,被轰的飞了起来,落入了新修好不过数十天的堂屋之中。

        沉闷的撞击声里,他的身体砸烂了数堵坚硬的石墙,然后重重落下。

        烟尘大作,建筑纷纷倒塌。

        他从满地砾石间站起身来。

        浑身是血的小德,像只真正的妖兽般,来到他的身后。

        破空声不断响起,数十名高手各立墙头与树上,围住了庭院。

        这些高手最弱的也是聚星境。

        他们来自朝廷各部,军方,天机阁,还有些,本来就属于这里,是清吏司的刺客。

        周通不在。

        他用大红袍秘法,弄出了一个大玄虚。

        今天,明显是一个局。

        陈长生踏进了这个局中。

        面对这样的现实,很多人会非?;?,心情会有些乱。

        就算不慌,心情不乱,总会生出些挫败的情绪。

        就算意志坚定远凡人,但既然落入对方局中,总会表现出一些警惕。

        就算道心通明,能够把这些负面情绪尽数驱散,想必还是会有些遗憾,至少会想要知道,周通既然不在,那么现在在哪里?

        陈长生没有。

        他收起黄纸伞,把剑与鞘组合在了一起,然后望向小德与四面八方的强者们。

        他的动作不慌不乱,神情很平静,脸上看不到任何挫败的情绪,也没有对阴谋布局的警惕。

        事先他绝对没有想到,庭院里的那个周通是假的,才会施出那般雷霆的一剑。

        为何他现在如此的镇定,仿佛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切?

        小德无法理解他的平静,心里生出些警惕,问道:“你猜到了?”

        陈长生说道:“我有提前想过这种可能,但这里不好进,如果我想杀进来,便不能这般想,所以我没有这样想?!?br />
        这话有些绕,但小德听得很清楚。

        如果陈长生真的认为周通不在这里,哪怕只是抱着万一的想法,他都无法像先前那般一往无前。

        而如果不能做到一往无前,他根本无法来到这座庭院,向太师椅上的那件大红袍刺出那一剑。

        小德说道:“那为何你能够如此平静?”

        陈长生说道:“我已经做到了最好,无愧于心,自然能够平静?!?br />
        小德微嘲说道:“又是那套俗烂的说法?!?br />
        “我不是说心意,我是说我已经达到了目的?!?br />
        说完这句话,陈长生咳了起来,显得有些痛苦。

        他硬接了小德两拳,虽然有黄纸伞的?;?,也断了数根骨头。

        看不到血,只是他战斗的习惯,事实上,他经脉里的真元流动已经渐趋凝滞。

        小德缓缓眯眼,说道:“你连周通在哪里都不知道,就敢说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断线的纸鸢,没有人知道会落在哪里,但他不是,他只是一条狗,还被我吓的不敢在这里停留?!?br />
        陈长生说道:“丧家之犬,还能活多久?”
  •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新闻中心启用 机器人为记者提供交互服务 2019-07-17
  • 男子抢劫杀人为“找钱”创业 司机装死逃命 2019-07-16
  • 国际刑事法院宣布刚果(金)前副总统已被临时释放 2019-07-16
  • 猪的逻辑是没问题的,鉴定完毕 2019-07-15
  • [雷人]蠢货!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关联的资源不一样,价值也不一样。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咱的在北上广深,你的在边远山区,你干么? 2019-07-11
  • 北京学习十九大精神--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7-04
  • 只有流氓,才离开自己的主题而去歪想了! 2019-07-01
  • (受权发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任命名单 2019-06-29
  • 重释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三个视角 2019-06-28
  • “5·15”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 2019-06-28
  • 男子新婚后妻子失踪 报案发现妻子结过7次婚有3娃 2019-06-28
  • 中国遥感卫星地面站成功接收高分六号卫星数据 2019-06-27
  • 意大利高山牧羊排队爬雪山 景象壮观 2019-06-27
  • 香港与法国波尔多签订谅解备忘录 加强美酒佳肴旅游合作 2019-06-26
  • 瞩望上海合作组织青岛之约(钟声) 2019-06-25
  • 甘肃11选5任5拖胆玩法 央视彩票网 金叶娱乐平台 辽宁35选7的 山东彩票网 快乐扑克怎么玩 冰球射门挑战赛 陕西快乐十分横屏版 福建36选7怎么看中奖了没有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在运行 二八杠作弊器开挂软件 浙江20选5开奖公告 买彩票窍门 3d图迷 香港皇家科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