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新闻中心启用 机器人为记者提供交互服务 2019-07-17
  • 男子抢劫杀人为“找钱”创业 司机装死逃命 2019-07-16
  • 国际刑事法院宣布刚果(金)前副总统已被临时释放 2019-07-16
  • 猪的逻辑是没问题的,鉴定完毕 2019-07-15
  • [雷人]蠢货!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关联的资源不一样,价值也不一样。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咱的在北上广深,你的在边远山区,你干么? 2019-07-11
  • 北京学习十九大精神--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7-04
  • 只有流氓,才离开自己的主题而去歪想了! 2019-07-01
  • (受权发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任命名单 2019-06-29
  • 重释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三个视角 2019-06-28
  • “5·15”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 2019-06-28
  • 男子新婚后妻子失踪 报案发现妻子结过7次婚有3娃 2019-06-28
  • 中国遥感卫星地面站成功接收高分六号卫星数据 2019-06-27
  • 意大利高山牧羊排队爬雪山 景象壮观 2019-06-27
  • 香港与法国波尔多签订谅解备忘录 加强美酒佳肴旅游合作 2019-06-26
  • 瞩望上海合作组织青岛之约(钟声) 2019-06-25
  • 海南4 1规则 > 玄幻小说 > 择天记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我们活着的意思(下)
        客栈四周街巷里的人大多数都是通幽境的修行者,少数已经聚星成功,在修行世界里已经算得上是强者高手,对普通人来说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可如果放在以往,这些人对苏离来说,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只是现在面对蝼蚁的耀武扬威,却已经做不出来任何反应,只能在雨中低着头。

        苏离沉默看着从眉角淌落到胸口的血水,被雨水洗过的脸庞有些苍白,那是受伤的缘故,或者也与情绪有关,一道悲凉的感觉随着落在客栈废墟上的雨丝弥散开来。

        正如陈长生说的那样,他如果不是与魔族作战,何至于身受重伤,离开雪原后便被不停追杀,直至现在终于被围困在了浔阳城中,何至于会被这些人羞辱,甚至稍后还要死在这些人的手中,这个事实如何能不令人悲愤,直至悲凉

        长街远处,薛河微微挑眉,对那名星机宗宗主的言行十分不喜,被他牵着缰绳的火云麟低着头,任由雨水从烈火颜色的鬃毛上淌下,似不忍看接下来的画面。

        肖张和梁王孙保持着沉默,浔阳城主教华介夫用眼神示意,自有教士走到人群里,来到那名星机宗宗主林沧海的面前,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带着怨毒与快意的笑声停下,林沧??醋趴驼欢ダ锏娜嗣?冷笑说道:“杀都杀得,我羞辱他几句又算得什么?真是虚伪?!?br />
        他是星机宗宗主,家里是北地豪强,修为境界又高,已至聚星中境,故而养就了骄纵跋扈的性情,并不畏谁,哪肯错过羞辱苏离的机会。

        苏离抬头望向客栈下方,把雨水打湿的头拨到后面,神情平静,看似并没有受到那块雨中飞石和先前那番辱骂的影响:“你是谁?”

        “嘿嘿……如果是以往,你这种作派,或者还真是一种羞辱,但现在,你连一条落水狗都不如,何必还强撑?只是徒增笑谈罢了?!?br />
        林沧??醋趴驼宦ド?冷笑说道:“前些天在道旁,你杀了我林家大郎还有我林家数十精锐,今日说不得便将这条命还回来吧”

        苏离看了陈长生一眼。

        陈长生这才知道,原来这人是北地大豪林平原的亲人。一路南归,他在苏离的指点下战斗,杀了一些人,只有在杀林平原的时候,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因为林平原是个无恶不作的强盗,是个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贼子。

        他说道:“林平原是我杀的?!?br />
        林沧海闻言微怔。

        不等他说什么,陈长生接着说道:“如果你想要报仇,应该是来杀我?!?br />
        林沧海神情微变。

        依然不等他开口,陈长生盯着他的眼睛,紧接着说道:“但我知道你不敢来杀我,因为我是国教学院的院长,你哪里敢动我?”

        林沧海心情微凛。

        陈长生最后说道:“所以今天如果我还能活下来,一定会想办法杀死你?!?br />
        他这时候是真的很生气,所以说的非常认真。

        林沧海身体里涌起一阵寒意。

        他在修行界里颇有地位,尤其是在北方大6,但又如何能与国教相提并论?以陈长生在国教里的身份地位,若真是一心想着要对付他,他和他的宗门如何能顶得???他忽然很后悔,茫然间向着四周高呼道:“国教就能仗势欺人吗

        喊完这句话,他本以为会获得一些声援。要知道大家都是来杀苏离的,怎么也应该是同道。然而他没有想到,街巷里根本没有人理他。他这才想明白,大家都是杀苏离的,但没有人敢得罪离宫,自然也就没有人敢得罪陈长生。

        “怎么和小孩子一样,尽这么幼稚的话?!?br />
        苏离理都没有理会街上的林沧海,看着身旁的陈长生说道:“杀人这种事情,直接做就好了,哪里需要提前做什么预告?!?br />
        陈长生没有说话,从袖子里取出手绢,把他脸上的雨水与血水仔细擦掉。

        “不过你生气也有道理,扔石头这种事情,太小儿科,太猥琐,没意思?!?br />
        苏离由他替自己擦血,有些含混不清说道。

        肖张在旁说道:“不错,确实很没意思?!眔

        苏离说道:“那你让让?!?br />
        肖张沉默不语,毫不犹豫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一条从客栈二楼废墟通往街巷里的道路。

        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有些不解,林沧海更是如此,望着苏离冷笑说道:“你这条爬都爬不动的老狗,又待如何?”

        苏离面无表情看着他,握着黄纸伞的左手忽然动了动。

        他的左手拇指向着伞柄的方向推了推,只听得擦的一声,伞柄微微抽出了一截。

        伞柄就是剑柄。

        黄纸伞里是遮天剑。

        剑半出鞘。

        这时候,林沧?;关W栽诮掷锫钭潘拦分嗟奈垩曰嘤?。

        忽然间,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的咽喉上多出了一道极细的剑痕,鲜血从里面缓缓地溢出。

        离他最近的数人看到了这个画面,脸色瞬间苍白,震惊无语。

        林沧海却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咽喉已经被割断,依然指着客栈二楼骂着什么,只是已经没有声音能够响起,画面看着极为诡异可怕。

        片刻后,他终于反应过来。

        他下意识里摸了摸自己的咽喉,收回手只见一片鲜红,然后才察觉到了剧痛。

        他脸色苍白,眼中满是恐惧与惘然,痛苦地嚎叫起来,却无法嚎叫出声。

        他转身便想逃离客栈,然而一迈退,却现自己的双腿已经齐膝而断。

        林沧海重重地摔倒在了血泊里,捂着咽喉,嗬嗒作响,双腿已然齐膝而断。

        看着这幕画面,人群惊恐四散,远他而去。

        没有过多长时间,林沧海停止了挣扎,就此死去,只是咽气之后,依然没能闭上眼睛,眼睛里满是惊恐与惘然,他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离重伤将死,就是条爬不动的老狗,为何却还能一剑杀死自己?

        与林沧海同样震惊恐惧不解的人还有很多。

        街巷里再次变得死寂一片,人们望向客栈二楼的废墟,看着椅中的那个男人,充满了敬畏与不安,果然不愧是数百年来最强大的剑道大师,哪怕看着已经奄奄一息,一道剑意便能拥有如此大的威力,便能斩杀一名聚星境的强者

        陈长生有些愕然,然后释然,觉得好生快意。

        前辈说的对,杀人这种事情,确实只需要做,不需要预告。

        伞柄渐回,苏离的锋芒渐渐敛没,重新变回普通的中年人。

        他坐在椅中,看着倒毙在长街上的林沧海,面无表情说道:“虽然爬不动了,但一剑杀死你这样的角色还是不难

        梁王孙的神情异常凝重。

        肖张隐藏在白纸后的眼睛里,情绪却越来越狂热。

        这一剑,真的太强。

        不愧是苏离。

        苏离果然不愧于剑

        “这才是剑?!?br />
        肖张看着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甚至是崇拜,说道:“你这一剑完全可以重伤我们其中一人,为何要用在这等不入流的废物身上?”

        “因为我最讨厌这种苍蝇,很烦,所以杀了完事,至于你和梁王孙,我不怎么讨厌,为何要杀?当然,最关键的是,我这数十天,也就攒了这一剑?!?br />
        苏离说道:“如果能够攒下两剑,同时杀死你们两人,那自然要节省些?!?br />
        梁王孙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不会领你的情?!?br />
        肖张则说道:“佩服,佩服?!?br />
        这种层级的人物都不会说废话,两声佩服,自然就是要佩服两件事情。

        他佩服苏离的剑。

        更佩服苏离把这一剑用在杀死林沧海,而不是他们的身上。

        这意味着,对苏离来说,快意永远是要比恩仇更重要的事情。

        这么活着,真的很有意思。

        (今天是戒烟的第一天,各种难受??隙ㄊ呛苡跋煨次牡?。写书十二年,老读者大概都记得,我戒过多少次烟,每次都是认真的,只不过往往都以失败告终,但我还是不服输,我还是想赢,屡败屡战,人生不过如此,希望今次能够成功,因为我觉得挑战自己,本就是活着最大的意思,与大家共勉,请大家支持并体量最近可能写的糙些,从后天开始,我会恢复两更。)
  •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新闻中心启用 机器人为记者提供交互服务 2019-07-17
  • 男子抢劫杀人为“找钱”创业 司机装死逃命 2019-07-16
  • 国际刑事法院宣布刚果(金)前副总统已被临时释放 2019-07-16
  • 猪的逻辑是没问题的,鉴定完毕 2019-07-15
  • [雷人]蠢货!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关联的资源不一样,价值也不一样。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咱的在北上广深,你的在边远山区,你干么? 2019-07-11
  • 北京学习十九大精神--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7-04
  • 只有流氓,才离开自己的主题而去歪想了! 2019-07-01
  • (受权发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任命名单 2019-06-29
  • 重释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三个视角 2019-06-28
  • “5·15”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 2019-06-28
  • 男子新婚后妻子失踪 报案发现妻子结过7次婚有3娃 2019-06-28
  • 中国遥感卫星地面站成功接收高分六号卫星数据 2019-06-27
  • 意大利高山牧羊排队爬雪山 景象壮观 2019-06-27
  • 香港与法国波尔多签订谅解备忘录 加强美酒佳肴旅游合作 2019-06-26
  • 瞩望上海合作组织青岛之约(钟声) 2019-06-25
  • 辽宁35选7期开奖结果查询 老时时彩360百度知道 吉林快三微信群图片 p3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西福利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ag真人视讯杀人路 36选7开奖结果今天 2o18年o92期三肖中特 湖南幸运赛车前三组选 极速时时彩公式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是几点 PC蛋蛋20计划专家 国内游戏娱乐平台 如何制作彩票走势图